丰韵54 FY54.com Ctrl+D
首席淫秽色情鉴定官_亚欧色图_爱爱爱色_色情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gkdfk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1章

时间:2018-07-19 在这样的反覆调教下,她渐渐在内心里接受了自己的生活角色的两面性,在人前是着名的法学界名人,威名远播的大法官,但面对眼前这个男人时,必须把自己的身份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换位,做一个没有任何尊严和人身自由的性奴!
  而这种角色转换已开始被她适应,慢慢地她的本位意识不再排斥这种性奴身份,当身体出现肉慾的需求,这种身份甚至对她变得重要,因为这能给她带来愉悦。
  赖文昌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高贵女法官可爱的小菊花,那纤弱的肛纹是如此的秀美,开合间是那么惹人喜爱。
  「用力……分开一点……」赖文昌拿起皮鞭轻轻抽打雪白无暇的臀肌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女法官被抽得叫出来,身子连连颤动。
  「很好……挺住……我要进入了……」男人满意地点头,慢慢地抬起脚,把脚拇指对準女法官的臀眼,略作抚弄后一下顶了进去。
  「嗯……」韩冰虹头本能地仰起,喉咙里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,屁股眼被男人粗糙硕大的脚拇指顶穿,火辣辣的灼痛。
  「嘿嘿……还算紧密……」
  男人转动脚指,玩弄她的直肠入口。
  「啊……轻点……」韩冰虹眉头锁成一团,痛苦地呻吟。
  「怎么样?是不是不够深入呢……」赖文昌从后面欣赏女法官痛苦地扭动身体,肉棒重新举起。
  「好了……给你换根长的,让你爽个痛快……」男人拔出他的脚趾,一把将韩冰虹拉到身边。
  女法官韩冰虹象迷失了意志一样,丰臀一下坐在男人的胯部,极度富弹性的臀峰压在肉棒上。
  「坐到上面来……」男人一手控制着她的腰,一手把肉棒顶在她的肛门口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在那里……」女法官无助地摇头。
  「谋害儿子的事老子可不干,只好借你的旱路走一趟了……坐下去!」
  男人喝道。
  肉棒上的奶油未干,龟头轻而易举突入紧窄的屁股眼。
  韩冰虹吓得想提起身子,但男人的手牢牢地固定了她,在奶油的帮助下,肉棒徐徐顶进她的直肠里。
  「唔……」韩冰虹皱着秀眉,头向后一仰,长长地发出一声闷叫,就像被一根木棍贯穿大小肠顶上胃幽门,酸,涨,麻,痛,辣,五味俱全。
  「不…不要……太……太大了……」女法官脸色大变,挣扎着想直起身子。
  赖文昌从后面握住女法官两座白嫩高耸的乳峰,控制了局面,韩冰虹的大屁股很快吞下男人的肉棒。
  「好涨……不行……让我出来……」女法官双眉紧蹙难过地挺直了腰,肉棒顶到了她的直肠深处,就像顶到了肚子里。
  「是吗?撑得满满的是不是很爽呢……」男人大手捏弄着乳房,肉棒在感受女法官直肠粘膜的蠕动和收缩。
  「啊…好难受……」女法官的排泄器官被填得实实的,便意不时沖上心头。
  赖文昌双手抄住她两条大腿,将她一下抱了起来,就像大人抱小孩大小便一般,上下抛动着开始抽插,女法官的两条嫩腿向两边张开,挂在脚尖的高跟鞋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晃动,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。
  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韩冰虹只感到屁股里的东西拉锯般进出,肛道火辣辣的作痛,就似要撕裂一般。
  赖文昌不理女法官的哀嚎,抱着她走到大镜前,镜子里韩冰虹淫蕩地张开大腿,一根大阳具在呼哧呼哧地出没她的肛门,看到自己淫蕩的样子,女法官无地自容,羞得扭开了头。
  「嘿嘿……不敢相信吧,这就是鼎鼎大名的韩冰虹法官,」赖文昌一边操弄女法官一边兴奋地说。
  女法官紧密的肛肌一下下的收缩,围裹着他的肉棒。这个美丽的大法官的肠道真是又深又窄,绵密而乾燥,直肠壁皱褶的反覆磨擦令他爽得大气都不敢出,
  「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好痛……」女法官痛苦地哀叫。
  每一下抽动都带动敏感的肛内肌,直肠粘膜不堪肉棒刮弄,女法官被这种残酷的肛门性交折磨得死去活来。
  「要不要让你儿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?」赖文昌故意吓唬面临崩溃的女法官。
  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韩冰虹吓得大叫起来,她注意到檯面上有一部可视电话。
  「是吗?那么睁开你的眼睛,仔细看自己在做什么,好好回答我的问题…」
  赖文昌不停纵动下体,操弄女法官最隐秘的排泄器官。
  韩冰虹被逼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,双乳在男人的操弄中上下甩动,雪白的大腿淫蕩地张开着,两腿交汇处覆盖着浓黑的阴毛。
  「现在让你感受一下露天交配的乐趣……」赖文昌说完抱着女法官,边走边插,出到阳台上。
  强烈的阳光令女法官大惊失色,只见下面人潮如涌,车流不断,彷彿整个城市就在下面。
  「不……不能这样……」韩冰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。
  「嘿嘿……是不是很剌激……在全城人民的头上做……让你更有成就感吧…韩大法官……」男人无耻有说,屁股大幅度纵动,狠狠地奸弄女法官的后庭。
  「求求你……不要,会让人看到……」韩冰虹简直疯了,只感到无数眼睛看着自己,一个高级法院的大法官竟光天化日之下,在千万市民的注目礼下无耻交配,太可耻了!「求求你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女法官无地自容地哭求。
  「那么回答我的问题,……」男人知道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才能迫女法官放下尊严。
  「我……啊……不能……」韩冰虹的肛肌被反覆牵动痛得流下眼泪。
  「身上什么地方正挨鸡巴操……嗯?」男人气喘吁吁地问。
  韩冰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下流到这个地步。
  女法官实在说不出口,这种事太噁心了。
  「不愿说么……那么就让全城人民看看他们熟悉的韩冰虹大法官无耻交配的样子吧。」赖文昌在阳台上来回走动,上下抛动女法官的身体,肉棒在深逐的肛肠里无所顾忌地冲突。
  「天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就会多一分被人看到的机会,如果被人看到,以后还怎么上法庭啊。
  「是……是……肛、门……」为了尽快结束这荒淫无比的一幕,女法官强忍着羞耻说出了自己被姦淫的部位。
  「嘿嘿……也就是韩法官每天大便的地方,对吗?」男人无比下流地追加解释。
  韩冰虹几乎羞得昏过去,与此同时体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直肠深处传来阵阵麻痒,子宫不停的抽搐。
  肛交的高潮就要出现,赖文昌象头老公牛喘着粗气,下体快速挺动,发狂似的顶插,韩冰虹在他身上被插得花枝颠倒,呼天抢地。
  粗长的肉棒像要把她五脏六腑贯穿,好像已经顶到了心坎上。
  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女法官疯狂了。
  「过不过瘾……」男人吼叫着,火热的精浆象子弹般射入女法官的肛肠里。
  「啊……」韩冰虹大叫着向后仰,身体倒在男人身上,两条雪白美腿突然僵直。
  在城市上空大法官韩冰虹无耻地达到了高潮。
  ************
  又是週末的夜晚,繁华的都市五光十色,人们尽情地享受休闲时光。
  仁东医院告别了白天的繁闹归于寂静,偌大的医院显得空蕩蕩,只有住院部和少数几个科室中透出亮光。
  夜路上空无一人,只有草丛中传出不知名小虫吱吱的鸣叫,月光透过树木葱茏的枝叶投射下来,在地上形成斑驳陆离的影子,峭楞楞如鬼魅一般,太平间后那座的白色大楼竖在黑暗中,阴森森的有点怕人。
  夜色中两条黑影消然靠近那幢白色建筑,在不远处的花圃中潜伏下来。
  整幢建筑物黑漆漆的,入口的门关上了,只有底层和二楼的两个窗口发出微弱的灯光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  这种地方白天人多就不觉得怎么样,但到了夜晚,阴气就很重,一般人是不愿到这里来的。
  韩冰婵的心七上八下的,虽然在公安厅做过法医,也解剖过尸体,但夜探太平间这种事还是挺怕人的,这是人之常情。儘管表面上装得镇静,其实内心里有点发毛。
  「有灯光……看来里面有人……」是韩冰婵的声音。
  「有人更好,没有人的话,说明监控系统可能在工作,反而不好办……」
  叶姿低声道说,一边观察着前方。
  「会不会有人值班……」
  「试试便知……」叶姿捡起一块石子,朝玻璃窗扔去。
  「彭……」清脆的玻璃破碎声。
  两人同时伏低,透过花丛注视着前方。
  这招投石问路还真有用,不一会门开了,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走出来,手上拿着电筒,警惕地四下察看着,又仔细看了看被打碎的玻璃,迟疑半响,扭头望向花圃的方向,并打开了手电筒。
  一道耀眼的白光射来,冰婵和叶姿马上低下头。
  男人用电筒四下照照,发现并无异常,但还是向着花圃走了过来,看得出他还是很慎重负责的。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韩冰婵紧张地望了一眼叶姿,叶姿示意她别出声,一把小型发射驽取在手上。
  男人只是走了几米,手电往花圃里四下照照,见没什么可疑,转身照射其它地方。
  叶姿瞧準时机突然直起身,弓驽瞄準男人的后颈。
  「一,二,三……」叶姿心里默默数着。
  她习惯在数到五之前给敌人致命的一击。
  「嗤」一支麻醉针如箭射出。
  三秒钟的瞄準时间对一名神射手来说实在太充裕了
  结果可想而知。
  那男人连哼都没哼一下,只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后颈便瘫了下去。
  叶姿收起弓驽一甩头,示意韩冰婵动手。
  两条黑影从花丛里窜出,猫着腰疾步奔向昏迷的男人。
  这个家伙还真重,叶姿和韩冰婵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抬到花从的最深处,如无意外他可以在花间酣睡上五个小时。
  叶姿从那男人的身搜出一串钥匙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  两人看看大楼那边并无什么异常,便穿上医院的白大褂,戴上口罩,装成巡夜的医生。
  「走……」
  两人闪入门里,过道里只亮着一支老化的日光灯,发出绵花般无力的绒光,照不到远处的角落,消毒水的气味瀰漫在空气中,每个房间的门都关着,消无声息,死气沉沉的样子。